推荐商品
  • Pba 淘宝网最热美容护肤品牌
  • 每一秒都在燃烧你的脂肪 健康瘦身
  • 健康绿色减肥 就是这样轻松!
  • 时尚内衣 塑造完美身形!
  • 麦包包 周年庆典包包折扣
  • 祛斑美白 不再做个灰脸婆
新书现货 亲爱的面试官 白羽著 继浮沉 蜗居 杜拉拉升职记 翻译官 后又一部现代都市职场爱情小说 金融风云爱情迷局 花山文艺出版
  • 市场价格:46
  • 促销价格:34
  • 商品编码:575329296579
  • 商品分类:杜拉拉升职记
  • 商品所在地:北京
  • 商品来源:天猫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9-01 21:35:01
商品详细信息 -

新书现货 亲爱的面试官 白羽著 继浮沉 蜗居 杜拉拉升职记 翻译官 后又一部现代都市职场爱情小说 金融风云爱情迷局 花山文艺出版


书名:亲爱的面试官

定价:46

出版社:花山文艺

作者:白羽

装帧:平装

开本:16开 

书号:9787551139441


 《亲爱的面试官》堪称现代职场版的《步步惊心》。大都市、金融圈、银行大案、爱情陷阱、职场奋斗、现实挣扎、美女金融师的华丽蜕变、女性觉醒,使这部小说充满了现实元素、畅销元素。又堪称时代版《三生三世》——虽然不是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,却是发生在一个家族三代女子身上的故事。三个人,都看似柔弱,却各有各的坚持。因时代背景的不同,呈现出不同的爱情观,从而演绎具有时代气息的爱情戏码。 


楔子 琉璃三境 _ 001

di一章 上海故事,北京酒 _ 005

第二章 炎生与秀珠 _ 018

第三章 初见你时,顾盼生辉 _ 036

第四章 邮筒里的信笺,点亮了所有灰暗 _ 060

第五章 那时,我也为你委屈过 _ 086

第六章 步步为营,处处惊心 _ 103

第七章 为你,我已竭尽全力 _ 118

第八章 兜兜转转,早已分不清因果 _ 151

第九章 几时再见,也难回从前 _ 176

第十章 一颗真心,永bu相负 _ 200

第十一章 我想陪着你,过完这一生 _ 224

第十二章 在你给的世界里,画地为牢 _ 252

第十三章 落雪惊繁花,终究难逃 _ 262

终章 欲说还休 _ 268


    《亲爱的面试官》故事缘起于桑静三十五岁生日前夕,她的精神导师白帆发来一条短信,打算替她过三十五岁生日。从此开启了她本命年整整一年的悲欢离合,也因此打开了三代人的回忆。一桩金融大案,一场精心安排的迷局。十年前,从桑静接受顾超然的面试,正式踏入金融江湖,走进这个巨大的财富世界开始,故事中的每个人就都不得已卷入了纷争,身不由己。顾超然原本只是把桑静当成别人不要的弃子,桑静却因知遇而付出真心。两人在一个案子里,同进退共命运。顾超然一次次成就桑静,又一次次将她置于险境。桑静为他险些毁了自己在银行的前途。冲出困局六年后却因顾超然处心积虑的一场复仇,终于携手的两人再次陷入既爱又恨的纠葛。他们两人的交往从来不单纯,却都挚烈。十年的相识,换来的只是一年相守的时光。而就在这一年的相守时光里,桑静经历了亲人离世、银行勾心斗角、同事自杀、歹人威胁、顾超然追求、家人反对、意外怀孕、父母离异、孩子流产、精神导师白帆绝症死亡和*终对顾超然彻底失望,她终于觉醒,开始了一场华丽的蜕变……


     白羽,女,金融学学士,企业管理硕士。现为某上市银行高ji职员。个人公众号——葩姐看金融。作者本人为某上市银行高管,对金融圈内风风雨雨体会至深,所写小说为读者打开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财富世界,文笔优美、故事跌宕起伏。

 一


穿越雾霭沉沉,首都居然以一种清冽的寒冷姿态迎接访客。天空蓝得发亮,金色的银杏一树一树晃得人眼都睁不开。天气格外晴朗,能见度高不说,还出奇的没有风。桑静自忖:这绝对是我人品爆棚!

一到北京,丝毫没有耽搁,桑静直奔会议,记各类笔记,与各色人交换名片。di一天累到虚脱,又拖着行李,从二环打车堵了两个小时回酒店。因为第二天去分行和同业调研,她愣是把酒店订在了金融街。神啊,这堵车,一度桑静看着越来越荒凉的路,心里恐惧陡升。那司机还一路打听户口似的盘问她的情况。看她就是不回复,就急了“嘿,你这小丫头,年纪不大,架子挺大”。桑静心里苦笑:我都快三轮的人了,还小丫头!嘴里没敢说,终于开到熟悉的金融街,一颗心算放下了,沾床就昏迷了。第二天一身小西装,精神满满去调研。

调研完,中午分行非要招待,各种推辞,硬说自己和朋友约了饭局才摆脱。回到酒店,桑静准备完同业访谈提纲,又起身出发。在车上一看手机,一个未接来电,微信里一条语音留言:“怎么没来找我?”声音浑厚,又带着金属般的磁性。顾——超——然!天,把他给忘了,回头不定被他怎么折磨。这个男人记仇还爱喝酒,自己非被整死不可。可是,谁让他是前领导,是名义上的师兄,还是于她有知遇之恩的人呢。唉,真是欠他的。季怀说得没错,在自己柔弱的外表之下,有一颗比谁都坚定的心,谁都奈何不了她,除了两个人……一个是白帆,对他,桑静是无可奈何地臣服,一个是顾超然,对他,是黔驴技穷地佩服。戴上那些面具穿梭人前,若说她桑静是孙悟空,他顾超然绝对是如来佛祖,她绝翻不出他的五指山。桑静想了想,还是决定乖乖地打个电话给他,免得他灭了她。念及此,蓦地,她缩了下脖子,拨了他的电话。

电话通了,没等自己没志气地赔不是,就听到那个好听却透着无穷威严的声音排山倒海般地压过来:“怎么才给我打电话?”

“我,我那不是没停过嘛。”

“忙是吧?嗯,好。”这“好”字铮铮作响,哪是好,分明就是万万的不好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下午在哪儿,结束半小时前短信我,派车子来接你。穿得……”

“穿得?”

“漂亮些。”

还没等桑静反应过来,电话已然断了。没有时间辩驳,没时间反对,还要穿得漂亮些。还嫌丢老领导的脸!现在的她,可是已经在总行混的人!虽然不是那种摇曳生姿的,可打扮得也是大方得体。漂亮些,这么抽象,这么主观,就算对自己一百个满意,你顾超然一个“no”(不),还不是不行!

然而,桑静还是在同业工作结束后匆匆回来换了套衣服。月白色的羽绒服,里面一件宝蓝色的羊绒衫,鸡心领露出一枚紫色的翡翠,双耳各缀一颗珍珠,略施了点粉,涂了个淡淡的口红。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桑静还是比较满意的,真的和外婆的一张相片很像,和母亲就是一双眼睛的区别。还没来得及细想,车就来了,司机核对了手机号码、名字,确认她就是他们顾行长要接的人,就载着她一路狂奔而去。钻进黑色的奔驰商务车,桑静在短暂的那么一秒里有种被绑架了的窒息感,想起了白帆,想起了他再三的叮嘱。桑静深深自责起来:确实太草率了,这是个陌生的城市,顾超然也说不上是多熟悉的人,自己就真的一点儿也不担心他有什么叵测居心吗?他不会的。下次不能这样了,她告诫自己。可这次,既来之则安之,且观其变吧。

车子在三环至二环之间堵了一个多小时,桑静用这两个小时想了一堆骂顾超然的话,怎样指桑骂槐地说,怎样心直口快地说,怎样楚楚可怜地骂,怎样不带脏字地骂。当她一头钻出黑色奔驰时,眼前是黑色的幕布下满天的星子,红色的砖瓦,黄色的墙根,耳机里李健的《什刹海》悠悠然哼着,想起早晨摇曳的银杏叶,刹那间就被融化了。这就是她心中的北京。

桑静被领入一个小小的宅院,夜色昏黄,只记得院子里一池子的睡莲灯,灯里飘着雾气,四溢着淡淡的香。扯开厚厚的棉帘子,入眼一片灯光。刚才在车里闷了两个小时,又是夜视后骤亮,头有些晕眩,眼里竟然带着斑斑泪光。满屋子酒味,只见一个身材健硕、面貌英俊的男子被一群人簇拥,眼里都是醉意。他抬起眼,与她月白色的身影相对……

看见桑静的那一瞬,顾超然甚是自责。他怎么就让她来了?今天这个场面,岂是三杯两盏就能了结?他这么贸然让她一个姑娘成了全场焦点,置她何地?可是一想到她明天就回去了,想到她来后拖到现在才打电话,他是有一丝怨怪的。怨怪,他有什么资格怨怪,他顾超然是她什么人?他直勾勾地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样子,心里有诉说不出的心疼。刚刚喝过的酒,已然清醒了。

“来,桑静,来坐我旁边。”他di一反应,让他的下属给她挪开个位置。

“哟,这位是行长夫人吧。”果然,不怀好意的眼神齐刷刷聚焦在她身上。桑静求救般地看着他,眼底把这几个北方大汉悉数收入,盘算了他们的酒量和顾超然阵营的实力。毫不犹豫地迈步走向他的左手边。

他也是一脸坦荡,不辩解,不附和。

“桑静,我以前的老部下,非常ypu秀。到北京出差来看看我。桑静,这是徐总,这是洛总。”

“徐总好,洛总好……”还没来得及说完话,桑静就被顾超然拉了落座。

没待桑静把位置坐热,顾超然腾地站起,雷霆之势举杯走向刚才猜疑她身份的男子:“今天的聚会既是新交的聚会,庆祝这一年我们这几个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相识相交,感谢两位兄长鼎力相助;又是旧友重逢的聚会,过了今年的最后几天,我们都是跨了年的老朋友,来年更要互助互惠。来,来,来,小弟敬两位兄长,先干为敬。”说罢,拿起白酒杯一饮而尽。

认识顾超然那么久,他从来都是劝别人酒有份,被灌无门。桑静不由得想:这唱的哪出啊,今天竟然主动找酒喝?

“哪里,哪里,超然,我们兄弟谈感谢就远了,兄弟间的感情用酒说话。来,换个大碗。”那人一脸笑意,手下可没闲着,他身边的人拿了个海碗就笑嘻嘻上来了。

“超然,你还是南方腔不改,我们北方人都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,这样的碗才配得上顾行长。”

还未等顾超然开口,一个瘦小个子的南方人开口了:“徐总,顾行长,我是深圳人,要说南,我大概是这里zui南方的人。就让我这个南方人体会体会北方的豪爽。”自己人,桑静心里默默记下。

“超然,你手下的兵也太护主心切了吧,还是怕你顾行长喝这点儿就倒了?超然,好好教育教育。”

“小沈,掺和什么?我这次从澳洲带来些冰酒,去车上拿来。我要好好敬敬两位哥哥。还不快去,愣在这里做什么?知道在哪儿吗?我告诉你。”顾超然一脸的淡然,让人捉摸不透。他轻轻在小沈耳边嘱咐了几句,小沈便退了出去。

“超然,你手下体恤你,我们理解。可是这也太急了点吧。我看小桑,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样子,又是你曾经的得力干将,你的这杯酒也别喝了,小桑,来,替你们领导喝了,就算罚了你迟到的酒。”

果然,火引了过来。桑静想着,这火迟早要来的,既然他们有心在顾超然面前试自己,那就给他个面子,好歹替他挡了这di一杯。后面……师兄,你可要救我!她心里默默想着,眼睛一转不转地看着顾超然,右手慢慢抬起。忽然,一只宽大的手按在她的手上,威严有力。她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子,他仍然一脸的超然世外。

“她酒精过敏。刚刚的酒本来就是我敬两位哥哥的,哪有让人代替的道理?”不容分说,直接抢过碗就往自己嘴里送。

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,桑静自知自己成了顾超然酒桌上wei一但是致命的软肋。但凡有人要向她敬酒,顾超然必定出面化解。这次,大概是他喝得zui多的一次吧。

以前在行里,顾超然有个很雅致的别号——酒仙。不仅在于他能喝,更在于酒后,他字字珠玑,妙语连珠。他能让被劝酒的人心甘情愿地喝,他能让平时拘谨持重的人主动请酒。他zui擅长走《艺术人生》的路线,通过一次喝酒把你的心路历程摸得一清二楚,还做知心哥哥,在你已烂醉如泥时,帮你分析各种心事。所以,他所到之处,从未输过,换句话说,没有人见过他的醉态。

今天他彻底颠覆了多年来在她心中的形象,他全不似平时的伶牙俐齿,只顾招架,只顾替她挡酒。桑静有些不解,其实,他大可不必如此,自己是真过敏,一喝酒就浑身皮肤发红发痒,但正因为此,她只消一口便可自证。他多此一举又何苦?到底他是挡酒还是求醉?整个筵席,他桌子底下的一只手死死盖在她的手背上,那股力量之大,她竟有些害怕。

终于,几个醉得步态凌乱的人站起身,他也跟着摇摇晃晃站起,小沈连忙上前搀扶。

“各位领导,里屋晾着醒酒茶,到房间里醒醒酒吧。”小沈边将顾超然往另一个门送,一边朝对面的男人们说。

顾超然则借酒势拉着两人往里面走,边走边说。那两人在他耳旁低语,还不时回头瞥了桑静几眼。此时,桑静心里有些慌,却也说不出慌张什么,就听顾超然爽朗的笑声传出:“两位哥哥真会说笑,这是要犯错误的,我家夫人还不和我拼命?”他头也不回,径自往里面走。

那两人带来的手下摇晃着酒杯还想走近前来,小沈已一个箭步走到她跟前:“桑姑娘,顾行长让我送你回去。”谢天谢地,还以为顾超然把她晾一边了。桑静暗自庆幸,这大晚上的让她上哪儿叫车回酒店,嗯,善始善终,够意思!

她坐上奔驰,车窗半掩,小沈坐在副驾驶的位置,一路沿着护城河缓缓而行。小沈这个南方人充当起了临时向导,指给她看哪个是雍王fu,哪个是鬼子六的居所,哪条胡同有哪位名人的故居。这一路上,车子开得不疾不徐,这哪是送自己回酒店,分明是圆了她夜走北京的梦。原来,他临别时千叮万嘱小沈的,是别忘了给她讲这老北京的掌故。北京,自己来过多少次,都是用眼去了解她,这次,wei一的一次,她用耳朵去听、用眼睛去看、用心去感受。小沈之所以一杯酒都未替他领导挡,居然是为此一用。而顾超然却为自己,挡了整整一个晚上的酒……想到此,桑静有那么一点儿感怀,可紧随其后的却是怨,怨他这么鲁莽地拉她入局,原本与自己无干的局。所以,归根到底,今天的醉态,是他顾超然活该。


相关商品
友情链接: